基本資料
名稱(中文):錢南章樂譜手稿--《歌曲十四首》
登錄號:I0010201601053
圖書館索書號:Qian M3 Q53 V6 op.54
圖書館條碼號:8383583
可至本校圖書館檢索系統(http://203.64.5.41:81/)查詢相關文獻或光碟片

主件圖檔資料區

點選觀看錢南章樂譜手稿--《歌曲十四首》(說明:《歌曲十四首》OP-54-2)

點選觀看《歌曲十四首》OP-54-1大圖點選觀看《歌曲十四首》OP-54-2大圖
後設資料

主件後設資料

收藏分類:

收藏等級:典藏品
主題類別:音樂
次要類別:大師簽名手稿

資料類型:

資源類別:實體物件

藏品格式:

紙質文件

關鍵詞彙:

錢南章、樂譜、手稿、歌曲六首、席慕蓉、新詩、女高音、鋼琴、藝術歌曲、狂風沙、大雁之歌、蒙文課、高高的騰格里、出山曲的憂愁、霧起時、舊夢、如歌的行板、突發事件、風景、繡花女、在黑暗的河流上、鹿回頭、最後的一句、總譜

創作者:

創作者:席慕蓉 作詞
創作者:錢南章 作曲

主題:

錢南章樂譜手稿

描述:

其他:
創作於二〇〇五年,為女高音與鋼琴藝術歌曲,歌詞選自席慕蓉的十四首新詩,分別為〈狂風沙〉、〈大雁之歌〉、〈蒙文課〉、〈高高的騰格里〉、〈出岫的憂愁〉、〈霧起時〉、〈舊夢〉、〈如歌的行板〉、〈突發事件〉、〈風景〉、〈繡花女〉、〈在黑暗的河流上〉、〈鹿回頭〉和〈最後的一句〉。


〈狂風沙〉

風沙的來處有一個名字
父親說兒啊那就是你的故鄉
長城外草原千里萬里
母親說兒啊名字只有一個記憶

風沙起時 鄉心就起
風沙落時 鄉心卻無處停息
尋覓的雲啊劉浪的鷹
我的揮手不只是為了呼喚
請讓我與你們為侶 劃遍長空
飛向那歷歷的關山

一個從沒見過的地方竟是故鄉
所有的知識只有一個名字
在灰暗的城市裏我找不到方向
父親啊母親
那名字是我心中的刺


〈大雁之歌〉

祖先深愛的土地已經是別人的了
可是 天空還在
子孫勇猛的軀體也不再能是自己的了
可是 靈魂還在
黃金般貴重的歷史都被人塗改了
可是 記憶還在
我們因此而總是不能不沉默地注視著你
每當你在蒼天之上緩緩舒展雙翼就會
刺痛我們的靈魂掀開我們的記憶
背負著憂愁的大雁啊
你要飛向那裡?


〈蒙文課〉

斯琴是智慧 哈斯是玉
賽痕和高娃都等於美麗
如果我們把女兒叫做
斯琴高娃和哈斯高娃 其實
就一如你家的美惠與美玉

額赫奧仁是國 巴特勒是英雄
所以 你我之間
有些心願幾乎完全相同
我們給男孩取名奧魯絲溫巴特勒
你們也常常喜歡叫他 國雄

鄂慕格尼訥是悲傷 巴雅絲納是欣喜
海日楞是去愛 嘉嫩是去恨
如果你們是有悲有喜有血有肉的生命
我們難道就不是
有歌有淚有渴望也有夢想的靈魂

(當你獨自前來 我們也許
可以成為一生的摯友
為什麼 當您隱入群體
我們卻必須世代為敵?)

騰格里是蒼天 以赫奧仁是大地
呼德諾得格 專指這個高原上的草場
我們先祖獨有的疆域
在這裡人與自然彼此善待 曾經
有上蒼最深的愛是碧綠的生命之海

俄斯塔荷是消滅 蘇諾格呼是毀壞
尼勒布蘇是淚 一切的美好成灰

(當你獨自前來
這草原可以是鯨一生的狂喜
為什麼 當你隱入群體
卻成為草原的夢魘和仇敵?)

風沙逐漸逼近 徵象已經如此顯明
你為什麼依舊不肯相信

在戈壁之南 終必會有千年的乾旱
尼勒布蘇無盡的淚
一切的美好 成灰


〈高高的騰格里〉

取走了我們的血
取走了我們的青
取走了我們的森林和湖泊 取走了
草原上最後一層的沃土
取走上每一段歷史裡的真相
取走了每一首歌裡的盼望
還要 再來 取走我們男孩開闊的心胸
取走我們女孩光輝燦爛的笑容

可是 高高的騰格里啊 我們還有祢
永生的蒼天 請賜給我們
忍耐和等待的勇氣
求祢讓這高原上每一顆草籽和每一個孩子都能知道
枯萎並不是絕滅 低頭也絕不等於服從
他們也許可以掠奪了所有的土地
卻永遠不能占領我們仰望的 天空


〈出岫的憂愁〉

驟雨之後
就像雲的出岫 你一定要原諒
一定要原諒啊 一個女子的
無端的憂愁


〈霧起時〉

霧起時 我就在你的懷裡
這林間 充滿了濕潤的芳香
充滿了那不斷要重現的少年時光

霧散後
卻已是一生
山空湖靜
只剩下那 在千人萬人中
也絕不會錯認的背影


〈舊夢〉

我牽著孩子
走下山坡
林中襲來溫香的五月的風
我的兒女雙頰緋紅
夕陽緩緩地落下
摯愛的伴侶已回到了家
他在屋前向我們遙遙揮手
這黃昏裡的家啊
那樣甜蜜,那樣溫柔


〈如歌的行板〉

一定有什麼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麼都會
循序生長
而候鳥都能飛回故鄉

一定有些什麼
是我所無能為力的
不然 日與夜怎麼交替得
那樣快 所有的時刻
都已錯過 憂傷蝕我心懷

一定有些什麼 在葉落之後
是我所必須放棄的

是十六歲時的那本日記
還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麗的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突發事件〉

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
等他自己情願。
——所羅門王

終於會來不及的了 終於
有很多問題會來不及問
來不及回答 終於
在離去之前
有很多礦苗必須要放棄

讓風就這樣吹拂過來
讓日子就這樣含糊地
搪塞過去 讓所有急切的
疑惑 都轉變成一種
緩慢而又絕望的 美麗

我是決心不再去驚擾的了
不再驚擾你了 我愛
雖然我多麼希望能夠來得及明白
在我們長長的一生裏
所有突發的不可控制的事件
它們之間的關係 和那

整個故事的 來龍去脈


〈風景〉

詩 其實早就已經寫好了
千百年後
詩中只留下了你純淨的心 那時
誰還會去追問
詩成之時的你的年齡

詩 其實早就已經寫好了
千百年後 也不斷會有

年輕的靈魂在深淵之中甦醒
一切過往歷歷如晴川上的野樹
只有詩人才能碰觸
只有詩人
才能帶領我們
跨越那黑暗而又光耀的時空邊界
包括那些隱密的追隨與背叛 那些
總是飄浮著的木樨香氣的清晨和夜晚
以及 我們如何學會了
用真誠的語言和自己交談向遠方呼喚

河川平緩 歲月無驚
呼喚所不及之處 如今都成風景
一切過往歷歷晴川上的野樹
且讓我們來呵護這一顆靜觀的心
在短暫的踟躕間 彷彿
只是從這一頁轉到
下一頁的空白之前
是誰讓我瞥見了生命的原形

詩 其實早已寫成留待後世吟誦
然而這卻也正是詩人用一生來面對的
荒謬與疼痛


〈繡花女〉

我不能選擇我的命運
是命運選擇了我
於是 日復以夜
用一根冰冷的針
繡出我曾經熾熱
的青春


〈在黑暗的河流上〉

燈火燦爛 是怎樣美麗的夜晚
你微笑前來緩緩指引我渡向彼岸
(今夕何夕兮 中搴洲流 今日何日兮 得與王子同舟)

那滿漲的潮汐
是我胸懷中滿漲起來的愛意
怎樣美麗而又慌亂的夜晚啊
請原諒我不得不用歌聲
向俯視著我的星空輕輕呼喚

星群聚集的天空 總不如
坐在船首的你光華奪目
我幾乎要錯認也可以擁有靠近的幸福
從卑微的角落遠遠仰望
水波盪漾 無人能解我的悲傷
(蒙羞被好兮 不訾羞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 得知王子)

所有的生命在陷身之前
不是不知道應該閃避應該逃離
可是在這樣美麗的夜晚裡啊
藏著一種渴望卻絕不容許
只求 只求能得到你目光流轉處
一瞬間的愛憐 從心到肌膚
我是飛蛾奔向炙熱的火燄

燃燒之後 必成灰燼
但是如果不肯燃燒 往後
我又能剩下些什麼呢 除了一顆
逐漸粗糙 逐漸碎裂
逐漸在塵埃中失去了光澤的心

我於是撲向烈火
撲向命運在暗處佈下的誘惑
用我清越的歌 用我真摯的詩
用一個自小溫順羞怯的女子
一生中所能
為你準備的極致

在傳說裡他們喜歡加上美滿的結局
只有我才知道 隔著霧濕的蘆葦
我是怎樣目送著你漸漸遠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悅君兮君不知)

當燈火逐盞熄滅 歌聲停歇
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所遺落了的一切
終於 只能成為
星空下被多少人靜靜傳誦著的
你的昔日 我的昨夜


〈鹿回頭〉

在暗綠褐紅有閃著金芒的林木深處
一隻小鹿聽見了什麽正驚惶地回頭
眼眸清澈的幼獸何等憂懼而又驚醒
恍如我們曾經見過的 彼此的青春


〈最後的一句〉

再美再長久的相遇,也會一樣地結束,是告別的時候了,在這古老的渡船頭上,日已夕暮。

是告別的時候了,你輕輕地握住我的手,而我靜默地俯首等待,等待著命運將我們分開。

請你原諒我啊,請你原諒我。親愛的朋友,你給了我你流浪的一生,我卻只能給你,一本,薄薄的詩集。

日已夕暮,我的淚滴在沙上,寫出了最後的一句,若真有來生,請你留意尋找,一個在沙上寫詩的婦人。

日期:

2005(創作年代)
2015/6/23(入藏日期)

格式:

尺寸備註:共75面


來源:

捐贈

其他:

版權使用限制:本作品授權採用僅供瀏覽 

備註:首次登錄時間:2016/11/7、原件典藏位置:圖書館401視聽資料室

2016/11/07(資料更新日期)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臺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TEL:+886-2-28961000#1822 FAX:+886-2-28938784 Copyright 2010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導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