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資料
美工
名稱(中文):2004關渡花卉藝術節之二:畫的旅行
登錄號:J0010201500052
美工 美工

主件圖檔資料區

點選觀看2004關渡花卉藝術節之二:畫的旅行(說明:新八仙過海峽二)

點選觀看1-2-8仙大圖點選觀看2-1-DF3D9950大圖點選觀看2-3-DF3D0052大圖點選觀看04大圖點選觀看09大圖
點選觀看14大圖點選觀看之二-花藝節現場即興表演大圖點選觀看畫的旅行1大圖點選觀看畫的旅行2-1大圖點選觀看新八仙過海峽二大圖
後設資料 美工

主件後設資料

收藏分類:

收藏等級:典藏品
主題類別:校史
次要類別:慶典活動

資料類型:

資源類別:靜態圖像

藏品格式:

JPG

關鍵詞彙:

2004關渡花卉藝術節

主題:

2004關渡花卉藝術節

描述:

事件描述:
畫,無所不在。跟著藝術家的靈感和創意走,就是美的旅行家

花,浪漫地飛舞
蔡根的將近幾年來台灣青少年的飆車行為,視為新的神話建構元素。他認為,飆車次文化已逐漸演變為現代城市年輕人所共同塑造的社會邊緣神話。車的競賽叫飆車,花的競豔叫飆花,借用超級速度感的飆車意象,將之再轉化為今日的花卉神話,使得繽紛花朵展現出如風飛揚的強力競飆感。
「花飆」仿照真正競賽摩托車的尺寸,以工廠生產線般量化生產的模式,木結構形塑出五十部流線型賽車的造型胚體。而後,他再邀請五十位藝術家,將燦爛花卉的圖案彩繪到整個車體外觀,讓最高速前進的花樣飆車予人競速如風的視覺印象。

李艾晨的「一畝田:高麗菜系列」,企圖點出「縱然良田千萬畝,卻不及心中一畝田」的思考;高麗菜又是菜、又是花,成了她個人花卉神話的主角。
李艾晨認為,高麗菜圓圓包起來的形狀,很像懷抱生命的女性,將寶寶一層層包裹起來,它的葉子,則如同呵護的雙手,符合包容特質的女性情感。她運用大量的環保塑膠袋作為創作材質,手工製作四十顆和實體等尺寸的「高麗菜」,再以菜圃造園的形式,在裝置展場耕耘出心中的一畝田。她以塑膠袋取代自然高麗菜的造形荒謬性,製造出一則新的當代神話。

林純如的「花非花」造形裝置,企圖營造一個似花卻非花的奇妙世界。她呼應喬瑟夫坎伯所言,「神話是眾人的夢,夢是私人的神話」,她創造的花卉神話,既屬於她私人的夢中神話,也可以是眾人眼中的超現實世界。
她創作的「花非花」立體造型,不是只要做一朵花而已,它是有趣的幾何圖形變奏曲,提供觀眾花的聯想。

黃靜怡的「芙羅拉的繡花包」運用了女性想像,奇思遐想花神芙羅拉的繡花包如何被遺忘在北藝大校園內,於是,繡花包內有藤蔓與綠草安靜的攀爬蔓延,最後繁衍出綿延一片的如茵綠草地。

劉時棟「花兒您好!」運用擬人化的手法,讓花朵造型的雕塑物,呈現出五彩繽紛的童話世界。

黃靜怡的「綠遊精」,相約在荷畔邊嬉戲遊玩,享受著愉快悠閒的美好時光,它來自何方?是花神的追求者嗎?

王耀俊的「野春瓶花」提出反神話的文化主張:人類透過語言來喻譽花草,因而才有對花草的特別情緒,進而賦予出花卉神話的色彩。他刻意採用鐵板材質,打造出超過人形大小的花瓶造型和花種,反思人類如何將花摘下,再插入花瓶的日常行為。

花神無所不在
道教民間神話「八仙過海」經梅丁衍的藝術形式的轉化,成為一則新的政治神話;各族群先後「唐山到台灣」,在面對新本土化的歷史過程所產生的身份認同與掙扎,即可作為解讀「新八仙過海峽」的鑰匙。
鐵拐李不見人影,卻有本土象徵的迪化街花布成為他的化身;甚至,連他的葫蘆也被轉移到漢鐘離手中。另外,喜歡倒騎一頭白毛驢的張果老也消失無蹤,只剩下驢子背上裝著夜景星星的空籃。

楊茂林讓過氣卡漫人物原子小金剛、無敵鐵金剛內的阿強,以及日漫機器人黑牛,分別踏上蓮花座,莊嚴的封神升天。至於鹹蛋超人和鐵人28,則是乘坐奇獸之上的雙護法!
虛擬神話的卡漫明星從接受漫迷膜拜的流行偶像,成為藝術家造神的對象,接受二度神格化。當祂們塗金,化身佛教經典所記載的「西方三聖」,分別手持含苞、盛開和凋零的蓮花三相,也更深化了今日神話多重混血的複雜度。
西藏的蓮華手菩提左手持著三朵蓮花,?開的象徵現在、含苞的象徵未來,凋零的則是已逝的過去。它們既是古老宗教神話的符碼,也是舊花卉神話的分枝。楊茂林從卡漫彼岸請眾仙,通俗次文化的主角轉化成莊嚴佛陀的聖像,神界彷彿經歷一場位階失序的荒謬劇。

後八的「香草摩愛」以復活島上的摩埃巨石像造型為基礎形象,營造出遠古神話史蹟出土意象,並融入周邊香草植物於微風中散發的氣息,與雕塑主體間所投射的視界,將觀眾帶至寧靜而神祕的悠想意境。

李宜全的「我佛慈悲PART 2」將佛像形體稍加變形,如較臃腫或幽默化、或簡化的處理,打破一般佛像予人較樣板或太嚴肅的印象,除了擬人化之外,並更加生活化。

花的幻影
古希臘的水仙花神話,描繪河神之子的美少年納西斯,因自戀水中倒影,最後憔悴而死,化為純白水仙花。徐洵蔚的「境花幻影」把兩、三叢放大造形的水仙花,裝置在直徑三百公分長的不銹鋼鏡面旁,它們的形影清晰反射,再現自戀的水仙。

蔡海如創作的「窺視納西斯」,利用公路監視鏡,象徵反映自戀身影的水面。這種圓凸鏡可以吸納寬廣的視角,它映照出來的扭曲形影,全然異於日常的鏡影;這種鏡面也充斥各類公共的社會空間,包括7-11便利商店、地下停車場和巷口轉角等,扮演公共監視的警察角色。
「窺視納西斯」對於原始水仙神話的扭曲變形,不言而喻,公共監視鏡隱含的社會警察意象,則又是水仙自戀的另一曲變調。甚且,蔡海如要讓每位觀賞者皆為自戀的納西斯,每位觀賞者也可從別人身上二次觀看另個自戀的水仙,這使得自戀的定義無限擴大!

自強284的「步步聲花」是以具感應裝置的人造草皮,讓觀眾行進間與作品交相互動,產生不同的音樂或聲響,同時,藉由觸覺、聽覺進入夢幻綺麗的虛擬幻界。

李昀珊的「花舞神影」讓無邊的色彩,摻著有限的光陰,綻放花神的舞影。將春光吸入,和陽光與風交錯,吐吶,暫停且坐,激起最神秘的翻滾。

都市的夢可以很花
大地可以蔓生花草,誕生美好自然的神話;同樣地,土地炒作讓貧瘠土地一夕變黃金,也可形成炒作地皮的資本主義夢幻神話。
陳文祥的「乾炒地皮之黃金三角坡」,把北藝大校園機車坪下方的三角坡地,依方格排列,密集裝置金光閃閃的電鍍塑膠球。他也在這塊不毛之地上,裝飾許多假假的人工花草;該地景裝置的前端,則樹立了一塊建築空地告示牌,以虛擬圖像呈現出該黃金地段的未來開發願景圖。

邱昭財的「竹林棲閒」在池畔竹林召喚著遊客「請上座!」當觀眾坐上座椅軟墊時,即刻連動了竹子的動態變化,挺直剛正的竹子傾斜彎倒,出其不意的驚喜,呈現幽默有趣的景象。

連時宜的「霧裡看花」透過作品的裝置,行人路經金屬帷幕般的作品前,映入眼簾的是反射出的自身景象,景象由每一刻的移動產生了物理性變化,進一步形成心理之變化。利用金屬材質表面的形貌,組構成三面完整牆面,試圖映射出相似卻又模糊化的感覺,喚起恍忽的記憶。

寒冬已逝,草木抽芽,花兒含苞,春暖花開,賴九岑的「微笑的向日葵」在美術系館的格窗迫不及待的,讓夏日的陽光提前到來。

其他:

版權使用限制:本作品授權採用僅供瀏覽 

2015/10/27(資料更新日期)





美工分隔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臺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TEL:+886-2-28961000#1822 FAX:+886-2-28938784 Copyright 2010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導覽連結